打击练习意味着要多打对棒练习

没人能质疑刻苦训练的重要性。当然,我这里说的肯定是关于打击方面的练习。春季的时候,打击练习意味着要多打对棒练习,或者再多练练,打打发球机之类,或者只空挥就好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会假装自己在Polo Grounds球场里,局面是两出局,两击,垒上有两人,挥着一根Bill Terry的旧款球棒,“球来了……砰!”又一支超乎想象的全垒打。即使是在我已经长大成人了之后,我还是会经常随身带着一根球棒,会在冬天挥动一根沉重的球棒,在佛罗里达度假的时候,也会在椰子树下面挥棒。

我在Lakeville的棒球训练营里看到有天赋异禀的孩子的时候,就会觉得非常开心,想要去帮助他,想多花时间去教他。我喜欢这样做。但是如果他不肯付出,不愿意去刻苦练习,我就会失去了兴趣,因为我不想浪费时间。我对我现在在华盛顿队里的那些球员们的态度也是一样的。

我想,在你渐渐成长的过程中,会有一些收获,是你不断练习学到的。比如,你在练习中,永远不要放过任何一颗球。无论如何,都要至少擦到它。如果你错过了,就会有些错误的东西开始逐渐蔓延,而你最好先离开一下,好好想想。

有时,你会因为某件事而处于低谷,而低谷的样子总是相似的。当你一旦显示出疲软的时候,你就得开始加倍努力。接着你会开始有压力,而这意味着你开始表现得不正常了。接着,你以为你正在经历所有的难关,并且开始怀疑自己。

实际上,那些能让你重返赛场的往往是一些自然而然的东西。打破低谷这件事和在两击的情况下挣扎反击时所做的事情差不多。你开始穷则思变,你需要梳理情绪,调整握棒的姿势,不再去追打那些不好打的球,亦或者试着打出一支拉打来。你会把球棒往前握,让自己的动作快一些。

作为一个大联盟级的教练,我除了要帮助整支球队以外,我还会在一些小细节上去帮助球员们。比如,休息区往往是球员们容易打瞌睡的地方,我则会经常想要他们回归到比赛中去,我会问:“谁知道刚刚那个球是什么?球数是多少了?”

这时候就会有人朝着记分牌那边看去,“你看什么呢?你应该不用看就知道球数,回到比赛本身来!”“两坏球无好球,他挥了没有?他要做什么?”再有一次这样的事的时候,球员们就知道去看了。在休息区的长椅上睡着简直太容易了,所以我得折磨他们一下。“听着,你能坐在这儿已经是非常幸运了。你本可以在丹佛的,你知道的。这个球队没了你也能活,给我想清楚。”

我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:现在即使在小联盟球队里,连队化管理也比赛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你在休息区的长椅上也得保持严厉,因为你只要在那儿,就要为全队负责。除非你有一个非常优质的球员,足以帮你掌控全局,否则,连队化将是唯一能够有效管理球队的方法。除此之外,你有四十多种原因让你要这样做。我并不是说一定得要Robinson,Powell或者Kaline这些人,但是记住——如果你长椅上有8个球员,7个都在那儿玩手指头,等你需要他们上场的时候,可就不行了,因为他们根本就没在状态。

Eddie Stroud在参议员队里的身份是代打,我要想方设法去让他注意力都盯在比赛上。每隔两天来一次代打,一年来个一百次,这可没法让你一直保持犀利;但是如果每周能上个两次场,或者哪怕一次也好,那样的话,等你上场打击的时候也就不会感到那么陌生了。你上场了,状态不错,打出了一击关键的安打帮助球队获胜——给你一点儿鼓励,让你想要练更多。但是你如果让一个家伙坐在长椅上放任不管,迟早他会说,“额,全队都疯了”,你还不能怪他。

听着。打击率.260的打者可打不出.320的成绩。但是如果你能让一个.260的选手暂时数据达到了.320,然后你一旦看到他有一点儿退步的时候,就把他换下来,等他在对阵某些投手时棒子火热的时候,再把他换上去;这能让他自信满满。然后在你不知不觉中,这个.260的打者就不再是.260了,他已经能打到.270或者.280了。

我认为每个选手都应该定一个目标,这个目标能让他为之长期奋斗,目标要是现实的,能反映选手的进步的。对我而言,如果我打不出35支全垒打,我就不满意;或者如果我没法打到100支全垒打,打击率没到.330,我就不满意。目标会让你翘首以盼,让你保持专注,也会时刻给你一个努力的对象,避免自己随波逐流。人不可能就靠着随波逐流就成了伟大的球员。更不用说一个优秀的打者了。正如我最开始说的,打击是全部运动中最难的,没有之一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