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击剑势力此番强势出击抢下12块金牌中的4金

东京奥运会击剑项目1日偃旗息鼓,经历了五年前里约奥运会的低迷,亚洲击剑势力此番强势出击抢下12块金牌中的4金。而黑马的频频涌现,则让夺冠热门和传统豪强饱受爆冷之苦。

里约奥运会上击剑项目10枚金牌,亚洲诸强仅得1金,尤其是伦敦奥运会斩获两枚金牌的队,只有1银1铜入账。

志在重夺金牌的剑客们在东京打出“开门红”,首个比赛日孙一文便夺得击剑奥运史上首枚女重个人金牌。不过惊喜过后队先扬后抑,在团体赛中先后错失女重团体和男重团体奖牌,尤其是夺金希望最大的女重团体赛,若不是因为孙一文在半决赛意外伤退,很可能是另一番结局。

击剑队领队王海滨表示,一枚金牌的成绩完成了既定任务,从比赛内容看,重剑项目稳中求进,而佩剑和花剑还距离世界一线强队有实力和经验的差距。

从最终的项目奖牌榜看,韩国是亚洲队伍中表现最抢眼的,拿下了1金1银3铜排名第三。韩国队成功卫冕了男子佩剑团体冠军,并在男子重剑和女子佩剑团体拿到队史首块铜牌。

队和队不仅摘得金牌,还改写了本队的奥运历史。队在男子花剑个人赛由张家朗拿到队史首枚奥运击剑金牌,队则是在男重团体赛,以外卡身份参赛一黑到底实现了击剑奥运金牌零的突破。

欧陆豪强在本届比赛表现中规中矩。俄罗斯虽然以3金4银1铜排名奖牌榜第一,但未能重现里约时的4金成绩,法国拿下2金2银1铜排名第二,匈牙利和爱沙尼亚各得一金,颇为意外的是,传统强队此次无金入账。

赛前雄心勃勃的队只获得1金1铜的成绩,被寄予厚望的男子花剑团体再度折戟半决赛,男子击剑队想要结束自1904年的奥运冠军荒,仍需继续等待。

击剑项目历来以不确定性闻名,而此次赛事黑马出没的有些频繁,不管是上届奥运冠军、现任世锦赛冠军或者世界排名第一,一不留神就成了小人物的“背景板”。

男子重剑个人赛,世界排名第47的法国选手坎农一路过关斩将,在决赛力克世界排名第一、现任世锦赛冠军希克洛希。女花个人决赛,队基弗出人意料地击败了俄罗斯“花剑女皇”、世界第一的安娜·德里格拉佐娃。首次参加奥运会的女佩选手杨恒郁,在个人赛中淘汰了世界排名第一的乌克兰名将哈尔兰。重剑男女团体赛冠军得主都出人意料,女重爱沙尼亚队以7号种子的身份夺冠,男重队在8强淘汰了世界第一的法国队乃至最终称王。

为黑马惊叹之余,也不能忘了向传奇致敬。

匈牙利男佩传奇阿隆·斯拉奇成就奥运佩剑个人赛三连冠的伟业,同时成为奥运史上首位三夺击剑项目单一剑种个人金牌的男选手。俄罗斯36岁的女佩老将索菲娅·韦利卡娅,连续三届奥运会屈居个人赛亚军,那是何等遗憾,而当她随俄罗斯卫冕女佩团体冠军,成为首位两夺奥运女佩团体冠军的选手,又是何等荣耀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